底层逻辑,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

底层逻辑,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


只有底层逻辑才有生命力。因为底层逻辑在面临变化的时候,能够应用到新的变化里面,会产生出新的方法论。

如果用一个公式来表示的话,是这样:底层逻辑 + 环境变量 = 方法论。



如果说只掌握各行各业的“干货”方法论,那只是“授人以鱼”,只要环境出现任何变化,“干货”就不再适用。

但如果掌握的是“底层逻辑”,那就是“授人以渔”,你可以通过不变的底层逻辑,推演出顺应时势的方法论。

所以,只有掌握了底层逻辑,只有探寻到了万变中的不变,才能动态地、持续地看清事物的本质。


在本文中,我想和你分享5种底层逻辑:

是非对错的底层逻辑

思考问题的底层逻辑

个体进化的底层逻辑

理解他人的底层逻辑

社会协作的底层逻辑

每种底层逻辑,也都有不同的思考模型,希望对你有启发。

01

是非对错的底层逻辑


在生活和工作中,我们经常会想:一件事,到底是谁对谁错?

很多时候,大家争论不休,是因为视角不同。视角不同,得出的结论当然不同。

是非对错,也有自己的“底层逻辑”。也就是我常说的,三种“对错观”。

法学家的对错观、经济学家的对错观、商人的对错观。

什么意思?我举个例子,你就明白了。

坏人A,将受害者B,诱骗到没有锁门的工地C。B摔死了,这是谁的错?



法学家会说,是坏人A的错。这就是蓄意谋杀啊。

是的。如果证据确凿,在法学家眼中,这就是A的错。

但是,这种“大快人心”的是非观,不一定能避免类似的事件再度发生。

法学家做不到的事情,经济学家也许能做到。

经济学家会说,是工地C的错。

啊?为什么?

因为,整个社会为了避免受害者B,被坏人A诱骗到工地C的成本,比工地C自己把门锁上的成本,要高得多。

惩罚了工地C,虽然工地觉得冤,但以后所有的工地都会把门锁上了。

那么,这类悲剧可能会大量减少。

所以,经济学家是从“社会总成本”的角度,来判断一件事的对错。

虽然听上去不合理,甚至有点反直觉,但有时比纯粹的“道义”更有长远的效果。

还有一个角度,商人的对错观。商人会说,是受害者B的错。

不管你们惩罚坏人A,还是惩罚工地C,受害者B都无法起死回生。

整件事情中,受害者B的损失最大。

B只能怪自己,不该笨到被A欺骗。

这样,才会保护B自己。

所以,商人是从“利益最大化”的角度来考虑是非对错。

所以,到底谁对谁错?

讨论是非对错时,我希望你记住的底层逻辑是:

1.立场不同,结论也会不同。


2.如果你是评论家,可以选择法学家的立场。如果你是政策制定者,可以选择经济学家的立场。如果要受损失的人是你,建议你选择商人的立场。


02
思考问题的底层逻辑


如何思考问题?很多人会从历史中找答案,依靠自己过去的经验。但是,经验不一定靠谱。

你可能听过这样一个故事。

二战期间,盟军的轰炸机损失很大,少部分返回来的飞机机翼上也布满弹孔。

盟军决定在有限条件下增加飞机的部分位置的钢甲,保护飞行员生命,提高战斗力。

加在哪呢?

凭经验,既然机翼上满是弹孔,那就加强机翼吧。

于是,司令决定,用钢甲加强机翼。

这时,一位担任盟军顾问的统计学家说:司令,你看到机翼中弹,还能飞回来,也许正是因为它很坚固;机头机尾没有中弹,也许正是因为一旦中弹,飞都飞不回来。

司令大惊,赶紧派军队去战地检查飞机残骸。果然,被击落的飞机,都是机头机尾中弹。

飞回来的飞机,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飞回来的,只有被击落的飞机才知道。但是,被击落的飞机,却已经永远无法开口。

所以,经验有时不一定靠谱。

那怎么办?

一个重要的方法是:假设-验证-结论-调整。

遇到问题,大胆假设,小心验证,得出结论。再根据结论,做出调整。


比如刚刚的例子。

假设:应该给机翼增加钢甲;
验证:去看被击落的飞机是不是机翼中弹的弹痕多;
结论:被击落的飞机头部和尾部中弹多,机翼不多,给机翼部分增加钢甲效果不大;
调整:增加机头和尾部的钢甲。

这就是假设-验证-结论-调整。为了印证假设,我们应该不辞辛苦,不嫌麻烦去验证假设,直到得出正确的结论。

但是,在用这个方法思考问题是,我还有一个建议:就事论事。也就是,对事不对人。

假如公司的产品卖不出去,大家开会讨论。

产品说,是销售不行,渠道不够好。
销售说,是市场不行,营销不够好。
市场说,是研发不行,产品不够好。
这就开始扯皮。

讨论事情,解决问题,而不是借着事情去针对人。

所以,如何思考问题,我希望你记住的底层逻辑是:

1.经验不一定靠谱。
2.用假设-验证-结论-调整的方法,做出正确的判断。
3.就事论事。


03
个体进化的底层逻辑


如何实现个体进化?

也许你会说,学习呗。但是,学习什么?

我们这一生,只能学会三件事:知识、技能和态度。